关灯
护眼
字体:

81.【081】6000+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她不昨不开口提醒他,“走错路了。”

    回金椒新城的不是这条路。

    凌臣阙却置若罔闻,车速沉稳,最后,把车开到了一个地方,云裳雅透过窗外,是一条人流如梭,鲜花处处的热闹花街。

    下了车,瑟瑟的风吹来,云裳雅脖子缩了缩,紧紧地收拢大衣。

    来往的人流非常多,幸好地面干爽,一对一对的情侣勾肩搭背从身边穿过,打情骂俏,其乐融融,彼此呼出的白雾汇合在一起魍。

    “干嘛来这里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散心,”简短地回答,他仰脸深深地吸一口空气,闻到自然的花香味和泥土味,心头阴郁舒散些许。

    追妻路漫长啊,居然没一个人支持他,不仅仅是云子弦和云霖谦,恐怕周边的朋友都不会赞同.....檎.

    他也弄不明白,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坚定,似乎除了让她回到自己身边,不会作其他选择。

    凌臣阙伸手过来握她,被她迅速的闪开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面目俊雅的男人走走停停,偶尔转头向后看,女人双手揣在口袋里慢吞吞地跟在后面,不情不愿。

    别扭的两人......

    凌臣阙停下脚,等她跟上来再一起走。

    云裳雅边走边张望,许多情侣都把手伸到对方口袋取暖,互相粘得紧紧恨不得把两个身子整合为一体,唯独他们这对很不应景。

    慢慢地走着,边走边看。

    却在看到前方一名白衣女子时,怔住了。

    冤家路窄这成语,好象专门为这一幕而生......

    柳研脸色比花瓣还要苍白,怀里抱着穆寅夕送她的鲜花和布娃娃,穆寅夕使劲浑身解数逗她欢心,柳研也只牵强地扯下唇,无精打彩,怏怏不快地随着人潮而动。

    凌臣阙不时用手挡了下,免得有人撞到了她。

    柳研的视线不经意对过来,倏然眼睛瞪得圆圆的,整个人被僵住了般。

    想不到在这里碰上了。

    昨天说出那样的话后,她一天一夜都在等他首先开口劝她回去,她等他回心转意,等他认错道歉,说那只不过是一时脑发热的浑话。

    她等得望眼欲穿,都快按捺不住要拿起电话主动去联系他。

    穆寅夕极力劝她出来逛街,却看见他一转眼和前妻在一起,像个没事人一样根本没受到影响.

    柳研觉得自己傻傻等了一夜,等得实在冤枉,他丝毫没惦挂着她,更不会主动找回自己。

    云裳雅碰碰旁边人,示意一下,凌臣阙扭头才看到前面的人

    柳研漫天的委屈悲愤地爆发出来,手里的鲜花和布娃娃往穆寅夕手上一放,捂着脸跑开了。

    穆寅夕连忙拉她,却被她一手甩开。

    云裳雅默默侧身给身旁人让路,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柳研会有这么奇怪的反应,但按照往常的话这人肯定会迫不急待地冲过去,可凌臣阙的表现也超出意料,他眼睛虽然紧随着那人影,却没有拔腿去追。

    反而是穆寅夕着急跟上去,离开时,忽然转身,阴鸷地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云裳雅皮肤忽然泛起冷粟,从这眼神中居然看到了深深的厌恶,她招谁惹谁了,不过结了个婚,不仅丈夫讨厌她,新婚带其他女人去度蜜月,丈夫的母亲不喜欢她,总爱在鸡蛋里挑她的骨头,他的朋友也不喜欢她......仿佛她加入到他的生活,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。

    错也好,对也好,反正都已经结束了......

    云裳雅侧目,好整以瑕地问,“为什么不去追?”

    他本有些淡淡低落,闻言,轻轻一笑,“你希望我去追?”

    “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她耸肩,心里暗暗嘀咕无聊。

    “她没有事,”有穆寅夕看着,他比较放心。

    冬季白天光阴很短,天很快暗下来,两人找家餐厅用了晚饭,然后才开车回家。

    刚下车就听到一阵清脆的脚步声,云裳雅关好车门后转头去看,迎面而来的是刚刚才见过面的柳研,柳研已经整理好情绪,化了淡妆,恢复了往常的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短短一下午,她已经知道等待凌臣阙自动回头已经不可能了,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她扫了云裳雅一眼,眼尾处闪过猩红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臣,怎么还呆在这,回家吧,”她手腕灵巧地伸入男人臂弯,挽住他,吴侬软语地撒妖,“你知不知道,我昨晚一直在等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隔了一个车身,凌臣阙望了一眼对面的云裳雅,薄唇儒动,好像临走前有话要嘱咐,可柳研等不及地又摇摇手臂催促,最终欠身坐进车里,头也不回地跟着柳研走了。

    四周一下子冷肃下来,掌心的温度慢慢裉去。

    云裳雅目视那辆车消失在夜幕中,好一会儿,才掏出手机继续给蓝馨儿打电话,得到的回答还是千篇一律的机械提示音,关机。

    生活好像一下子就空虚寂静起来,平日那些亲近的人一个一个不知所终,剩下一个人,不知该做些什么,这个假期仿佛太长了,她居然想念起上班的忙碌来。

    收好手机,刚要上楼,手机好像感觉到她心情不佳似的,闹腾地叫嚣起来。

    云裳雅低头一看,原来是秦墨珂。

    “喂,女人,我离开两天,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“......没有。”她斩钉截铁地回。

    “好没良心,我刚买到你喜欢的那种巧克力,打算明天带回去,既然你这样说,算了,不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等一下......”她急急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吃就来巴黎好了,或者重新回到巴黎怎样?反正你也跟凌臣阙那人渣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巴黎?”手指紧扣着手机边壳,她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她曾在巴黎这片土地生活过好几年。

    云裳雅决定离家出国,源于和蒋怡的一次冲突。

    家里大扫除过后,她从学校寄宿回家后,尖叫:“我妈妈的鞋子呢?”她明明把鞋子整齐放在鞋柜里,却消失不见,那位置摆上其它的鞋子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...丢了,”蒋怡如实说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云裳雅又气愤又难过,往外推搡着蒋怡,“你凭什么丢了我妈妈的鞋子,你算什么东西,你滚出这个家去!"

    就连最后一点可供缅怀的东西都没有了,她的态度比任何一次都要激动。

    蒋怡当时穿的鞋子是有跟的,被她一推,不知怎地跌到院子里泥渍了,一身狼藉,眼里含泪,刚好云霖谦恰恰看到,一巴掌就挥过来。

    这巴掌,把云裳雅打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疯了!”云霖谦是个文化人,信奉以礼待人,君子动口不动手,第一次动手,却冲着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之后,云霖谦请她原谅蒋怡,说死人的东西总占据活着的人的地方,任谁都会不痛快。

    她心都凉了,一声不吭申请了法国的一所学府。

    很快,就发现一个人的生活并没有想象那么自由无束,在这里语言不通,生活习惯差异非常大,没有朋友,生病也没人虚寒问暖,孤单如潮水涌来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没课,她就来到MPS国际大厦的广场休闲区坐着,许多退休的老太老头在此聊天消遣时光,这也是附近办公人士午休小憩之地。

    一份白纸,一盒画笔,一杯奶茶,往往就这样度过一个下午......

    关于母亲,记忆已经模模糊糊。

    唯一记得起的东西,脚底款款的风情,宛如最美的风景。她小时候还偷偷穿过母亲的鞋子,脚后跟差了很大一截,仍然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临摹,描得怎么逼真,感觉就是不一样的,没有温度,没有香气,只是一张枯燥的纸。

    秦墨珂每天都经过这个广场,蓦地从一群银白老太之中见到一个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