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01|77|3.23|家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墙壁似乎涂了一层淡淡的金黄颜色,彦莹的一角裙裳被照得也成了淡黄色一般,柔和的发着亮,她一双眼睛盯住了那个中年妇人,一眨也不眨,只觉得事情的转机就在此处。

    “夫人,如果我猜得没错,你十八年前还生了个孩子,只是不幸走失了?”彦莹的左手与右手紧紧相握,感觉心都快要跳了出来,简亦非跟那年轻公子这般相像,这位妇人又如此神色激动,她蓦然间有了一种猜测,简亦非或许并不是程思薇的儿子,而是站在自己面前的妇人生下来的。

    那妇人怔怔的望着彦莹,口中喃喃道:“不错,我十八年前确实生了个孩子,但……”她咬了咬牙:“他还好吗?”

    彦莹的心顿时轻松了不少,这妇人十八年前真生过孩子!简亦非或许真就是她的骨肉!“他很好,”彦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:“夫人,你还记不记得有什么特别的标志?要不要喊他过来瞧瞧?”

    那妇人摇了摇头:“不必了,不必了,知道他过得好我就放心了。他身上并没有什么胎记,但我知道,那肯定是我的孩子,我跟他今生是不能相认的,还请姑娘替我好好照顾着他。”她想了想,抬起手来擦了擦眼角:“当年我放了一块青玉在他的襁褓里,也不知道捡他的那人到底留给他了没有。唉,也是我少不知事,最后却苦了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彦莹盯着那妇人看了一阵,那妇人的脸轮廓与简亦非长其实很像,那也是说,简亦非若是她的儿子,那么兄弟两人都是传了母亲的长相。她心里头想着,这妇人该是婚前跟某人有了关系,但是却没办法嫁他,只能忍心将刚刚生下来的简亦非抛弃?后续只有这样,她才能能继续好好的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姑娘……”那妇人被彦莹看得心里一阵发虚,挪了挪步子:“你别告诉他关于我的事情,我本来也是陪我儿子来京城参加春闱的,早两日放榜没找着他的名字,我们很快就要回家乡去了,指不定以后就再也不会见面了。今日不过是母子两人忽然想着,不带下人出来到京城逛逛,买些家里没有的东西回去,却正好遇着了姑娘,要不是,唉……”

    彦莹没有吱声,转身就往百香园走,那年轻男子正站在买烤鸭的人群里边排队,彦莹走了过去问他:“你要几只?”

    那年轻男子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看了她一眼,老老实实回答:“十只。”

    彦莹走到伙计身边,扬声道:“快些包十只,这位公子赶着回去,他母亲在外头等呢。”

    伙计赶紧手脚麻利的包了十只烤鸭,彦莹让那年轻公子过来拿:“你母亲身子不大好,莫要让她站久了,雇辆马车回客栈罢。”这对母子早些打发回去比较好,万一被秦王发现了,程思薇会怎么样她倒还不大关心,会不会对简亦非有什么影响她却很难猜到。

    彦莹觉得自己有几分自私,按着常理,肯定应该让简亦非过来见见这个妇人,只不过处于私心,她决定不这么做,而且那妇人也并不想与简亦非相认,自己何必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那年轻公子惊喜的接过烤鸭,看了看彦莹:“姑娘是这百香园的东家不成?”

    彦莹笑着将他送出门外,一边摇头:“我哪有这样的本事,我只是在这铺子里帮过忙罢了,伙计心肠好,听说你母亲在等,这才让你先买了。”

    千万不能露出口风,否则后患无穷。彦莹打定主意,什么都不说出来,免得说不定下回他们又来百香园找自己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那年轻公子脸上露出笑容来:“你们京城里的人还真是热心。”

    怅怅然的望着母子两人离开,彦莹站在百香园的台阶上,犹豫不决,她该不该相信那妇人的话?简亦非真的不是程思薇生的吗?她的手摸到肚子上边,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这大周没有亲子鉴定,否则让简亦非与程思薇去做个亲子鉴定,就知道真相了。

    “三花,你怎么站在门口哪?”二花响亮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不是说你有了身子?怎么还到处乱跑?”

    彦莹抬头一看,二花已经从面前的马车上跳了下来,奔着朝她走了过来:“简亦非昨日过来送喜信哪,说你也怀了身子!咱们可真是赶上趟了,一前一后!”三花得意的摸了摸肚子,她的微微能看出一点点形状来,毕竟是有三个多月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从马车上跳下来?也不知道安分些!”彦莹瞅着二花笑了笑:“就兴你蹦跶,我到京城来一趟都不行了?”

    二花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听着简亦非说你一直在呕吐哪,他说你身子虚,现在很辛苦,怎么我瞧着你气色还好?”

    彦莹无奈的笑了起来:“你听他乱说!咱们姐妹的身子,哪里就虚弱到这个地步了?不过是呕吐了几次罢了,今日喝了药出来的,到现在还没要吐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二花喜滋滋的拉着她便往百香园走:“进去坐坐?”

    彦莹摇了摇头:“不,我要去秦/王/府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给简亦非他娘去报喜信?”二花瞥了她一眼:“那倒也是应当,不过我想简亦非应该去跟她说过了罢,怎么还要轮到你去说?”

    “我也好久没见过她了,顺便去请请安。”彦莹朝二花摆了摆手:“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快些回来,等你一道吃午饭!”二花指着外边的马车道:“刚刚好金大叔的马车还没走,让他送你过去,接着你回来!”

    彦莹点了点头,跨步朝马车走了过去,金大叔瞅着她笑眯眯:“少夫人大喜。”

    彦莹直叹气,这简亦非可真是厉害,自己昨日上午才诊出有了身孕,今日便是田庄里赶车的金大叔都知道这消息了,也不知道他兴奋得和哪些人去说过了。她小心翼翼的上了马车,金大叔一甩鞭子,将马车慢慢的赶了起来,走得又平又稳,感觉不到一丝摇晃。

    秦/王/府的角门那边静悄悄的,两个看门的婆子见着彦莹下车,一脸笑意:“少夫人回来看王妃与侧妃了?”

    彦莹点了点头:“可不是,几日不见,很是想念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怕是没得空,丽美人今日发动了,痛得厉害,王妃忙着在院子里头照看着呢,这秦/王/府好久没有添过丁了,今日总算又要听到小公子的哭声了。”有个老婆子说得很是高兴,眉飞色舞的:“少夫人不如先去看看侧妃,等着主院那边丽美人生了,再去看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妈妈指点。”彦莹笑着塞了个小银角子在两人手中,慢慢的往程思薇的院子走了去,她今日一定要弄清楚,简亦非究竟是不是程思薇生的!这件事情至关重要,关系到她肚子里头的孩子,她不能就这样放过。

    程思薇正在前院看花,脸色很不好,见着彦莹进来,也没有什么欢喜神色,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你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彦莹瞧着她愁眉不展,心中知道肯定是那丽美人的事情。秦王除夕将丽美人喊了一道同桌吃饭,里边就含着高看她一眼的意思,今日丽美人要生孩子了,由不得程思薇心里更是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秦/王/府去年到现在新添了五位美人,这都是秦王妃的手段,自己年老色衰不能争宠,就培养一批侍妾来争宠,这样做,不外乎便是针对程思薇。

    程思薇虽然生得美貌,可毕竟是岁月不饶人,如何能拼得过那些二八芳华的妙龄女子?继丽美人怀了身子以后,月美人也有了身子,听说就是那位玉美人,现在都重整旗鼓准备要重新来争宠了。

    在彦莹眼里,秦王是一个没有真心的人,他根本就没对哪个女子动心过,可那程思薇却偏偏想不通,一定要为了这几分宠爱每天长吁短叹。莫非她是真心爱着秦王的不成?爱上一个浪荡子,那就只有自作自受的吃苦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。”彦莹朝程思薇行了一礼,小声说道:“我有个绝密的事情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程思薇抬起头来望了她一眼,见彦莹神色凝重,这才换了一副脸色:“什么绝密的事情,不能在这里说?”

    “母亲,既然是绝密,自然不能让旁人听了去。”彦莹轻轻扶起了程思薇:“三花扶母亲到内室说话。”

    程思薇并没有反对,招呼了黄妈妈一声:“妈妈,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她的身子挺得笔直,可走起路来行动却很迟缓,恍惚间已经变成了一个迟暮之人。彦莹在一旁看着程思薇,发现她的眼角处已经有了浅浅的皱纹,不由得心中一惊,去年见着程思薇,还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,如何进了秦/王/府以后,便这般衰老得快?才不到一年的功夫,她就已经好像到了她应该到的年纪。

    第二百九十章解答

    关上了门,内室里沉沉的一片,除了从天窗上漏下来的阳光显得很有活力,匆匆一眼扫过去,内室跟程思薇的脸孔一般,阴沉得没有半分欢喜颜色。

    黄妈妈站在门边,开了一扇窗户,探出头看了看四周,转过身来点了点头:“外边没人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我听到了一桩不得了的事情。”彦莹脸色有些慌张:“我刚刚从角门过来的时候,听着那边有几个婆子在说闲话,讲有位管事妈妈出门办事,遇着了一位和亦非长得一样的年轻公子!”

    程思薇的脸瞬间就有些发白,她努力的装出不屑的神色来:“这也是奇怪了,今日还有与非儿长得一样的人?怕是那婆子眼拙,看错了罢?”

    彦莹瞧着程思薇那眉宇间稍瞬而逝的一抹惊慌,心中便有了几分底,看起来……或许那妇人说的是真话。“母亲说得对,这世上长得像的人有不少,她们这也真是大惊小怪!只是她们说得唾沫横飞的,大概都是见不得我们过得好。”彦莹装出了一副气愤神色来:“她们还说好像那管事妈妈已经将这事情去告诉了王妃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程思薇这才惊慌了起来,秦王妃若是知道有个人与简亦非长得相似,定然会要去彻查这件事情,当初她就提出质疑来,说简亦非不一定是秦王的儿子,还是秦王一力承担了下来。

    程思素现在是抓住一切机会要来打击自己,若是让她查出了简亦非的身世,那自己就……程思薇不由得冷冷的打了个寒颤,既然那年轻公子已经在京城出现,以程思素的手段,要在京城里查一个人,那不是轻而易举?

    程思薇额头上的汗珠子滴滴的落了下来,一张脸白得就如纸一般,黄妈妈见着她那模样,慌了手脚:“侧妃,侧妃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”程思薇捂着胸口摆了摆手:“不过是些流言蜚语罢了,三花你也莫要听太多,那些下人们嘴巴子闲得慌,总要扯些事情来说的。”

    彦莹见着程思薇这样子,心里顿时了然,她点头笑道:“可不是呢?我还在想着是不是她们无聊说着玩的,这世上有的是相像的人,有些不过是眉毛眼睛像,别人瞧着就像了十成十,不都是被她们传出来的?”

    程思薇得了这安慰,却依旧没有心里头舒服些,她缓缓的点了点头: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    此时外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烟书在外边敲着门喊道:“侧妃,丽美人生了个儿子!”

    “生了个儿子!”程思薇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彦莹赶紧走上前一步,掐住程思薇的人中,朝黄妈妈喝道:“快些去拿嗅盐过来!”

    黄妈妈抹着眼泪往旁边小屋子走了过去,一边嘀嘀咕咕:“这可怎么是好?这可怎么是好?”王妃一直说要是丽美人生个儿子,她就要将那儿子养在膝下,到时候替他去请封世子呢,现在丽美人真的生了个儿子,到时候世子之位落到那小公子头上,现在侧妃就活得艰辛,可等着秦王百年以后,只怕秦/王/府会没她容身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彦莹手忙脚乱的弄了一阵,才将程思薇弄醒过来,她惨白着一张脸,什么话都没有说,眼睛望着屋顶,空洞而无神。彦莹守在她的身边,心中也不好受,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才好,任何语言这时候说出来,全只是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“母亲,母亲!”蹬蹬蹬的脚步声传了过来,才一回头的光景,简亦非便已经到了床边,他的眼睛望着程思薇,有说不出的焦急:“母亲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非儿,你怎么过来了?”程思薇这才缓过神来,看了看简亦非:“你不该在卫所吗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安排了手下做事情,母亲你就别担心了。”简亦非焦急的望着程思薇道:“母亲你这是怎么了?为何脸色如此难看?”

    彦莹轻声道:“丽美人生了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简亦非握住了程思薇的手,轻声道:“母亲,你不是有我吗?你管她们生不生儿子,又会生几个儿子?你若是觉得不痛快,不如搬了出去,跟儿子一块儿住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程思薇的眼睛里有了些泪意,她望着简亦非,摇了摇头:“不,母亲是你父王的侧妃,当然要住在这秦/王/府里。”很多的事情,非儿都不明白,他始终是哪个单纯的孩子。程思薇望着简亦非,小时候的时候一幕一幕的浮上了心头,真是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“母亲。”简亦非很是无奈,望了望程思薇,又望了望彦莹:“我和三花都想接你去田庄哪!母亲,我们今年想着要重新盖一幢宅子,要有很多屋子,母亲可以天天逗孙子玩……我昨日不才告诉过母亲,三花有了身孕,今年年底母亲就能见着你的孙子了!”

    程思薇的眼睛从彦莹的腹部瞥过,见着那里还是平平坦坦的一片,她淡淡一笑:“母亲也想见见孙子呢,只不过还不知道母亲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你这是在说什么话!”简亦非着了急,赶紧坐到了床头,一边握着程思薇的手,一边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肩膀:“母亲你这是身子不舒服在说糊涂话,我让他们赶紧给你请个大夫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程思薇闭上了眼睛,长长的吐了一口气:“非儿,你自去忙罢,怎么能离开卫所这么久呢?我这里你就别管了,三花,你也回田庄去,好生养着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侧妃。”黄妈妈送了简亦非与彦莹出院子,转身走了回来,见着躺在床上的程思薇满脸灰败,心中难受:“侧妃,早知是这样儿,咱们还不如不来这秦/王/府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要来,我一定要进来!我要住到这里,每日能见着王爷,能看着她满脸的不舒服!”程思薇咬了咬牙,挣扎着坐了起来,气喘吁吁道:“黄妈妈,上回我交代你做的事情呢?你有没有去做?”

    黄妈妈胆怯的回避着程思薇的目光:“……还未曾。”

    “快些快些,这两日里头就给我办好。”程思薇的脸孔有几分扭曲,不能让程思素那个贱人查出简亦非的身份,万一她得了手,自己就无路可走了,必须赶在程思素动手之前抢先布子,无论如何也要走先手!

    简亦非扶着彦莹从秦/王/府走了出来,两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只觉得心里格外顺畅,这秦/王/府瞧着繁花似锦,可走到里头,却嫌阴沉。彦莹尤为轻松,她笑着望了一眼简亦非,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。

    她与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伸手摸了摸肚子,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,她终于可以放放心心的将孩子生下来了,他会是一个健康活泼的宝宝。

    “三花,你在笑啥?”简亦非有几分吃惊,三花怎么好端端的就笑了起来呢?

    “我在想我们的孩子以后会是个什么样子。”彦莹将头靠到了简亦非的肩膀上:“我希望他长大以后能帮着我干活,就像他父亲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希望她什么事情都不要做,每日里打扮得精精致致的陪着我们说话就行。”简亦非咧嘴笑了笑:“要是个女娃就好了,肯定跟你一样美。”

    彦莹抿嘴微微的笑,舒舒服服的靠在那里,听着车轮辘辘的响着,与春日里的鸟鸣混合在一处,欢快而喜庆,就如新的生命在不断的滋长着,仿佛能听着那细小的声音在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冒出来。

    彦莹安安心心的在田庄里养着身子,能吃能喝,十分舒服,一想到自己能生孩子,彦莹就格外快活,她摸着肚子,不住的暗呼侥幸,若是那日没见着简亦非的弟弟与他的生母,只怕自己已经下手了。

    好险,好险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少夫人!”窗户外边响起焦急的呼唤声,彦莹刚刚一抬头,就见秀文秀珠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:“不得了,可不得了啦!”

    “你们慌什么慌!什么事情,慢慢说!”彦莹瞅了两日一眼,见她们额头上全是汗,神色紧张,脸色惨白,心里也是奇怪,百香园出了什么事情竟然让素来稳重的秀文都这般慌慌张张的?

    “秦/王/府……”秀文捂着胸口说了一句,彦莹这才放下心来,原来是秦/王/府,那就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了。可秀文下边的话又让她震惊了:“秦/王/府里发生了命案!秦王死了,王妃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彦莹惊得站了起来:“秦王和王妃死了?”她马上想到了程思薇,这事情是不是跟她有什么关系?“那侧妃呢?侧妃可安好?”

    “侧妃也死了!”秀珠呼呼的喘着气道:“全死了!”

    “全死了?”彦莹望了一眼秀珠,震惊得说不出话来,程思薇也死了?那究竟是谁下的手?她原来还以为是程思薇做下的手脚,可现在瞧着又不像,程思薇要杀秦王与王妃,难道还会赔上自己的性命?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程思薇那日里头说的话来:“我还不知道能不能见着我的孙子呢。”

    彦莹屏住了呼吸,这句话里分明就有那种生无可恋的意思了,莫非……程思薇因爱生恨,索性拿自己的性命搭在了里边,这样才得了手,将秦王与秦王妃全都谋算了?

    “赶紧给我备马车,我要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第二百九十一章

    秦/王/府的大门站着一队羽林郎。见着彦莹过来,大喝了一声:“是谁?秦/王/府已经被封,无关人等不得出入!”

    彦莹笑了笑:“我是秦王的长媳,算不得无关人等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那喊话的羽林郎上上下下打量了彦莹一番,有些犹豫,这时旁边走到一个穿着暗红色常服的官员,匆匆奔到彦莹面前:“少夫人,快些请进。”

    这人是刑部查案的官,曾经见过彦莹一次,识得是简亦非的夫人,秦王的儿媳妇,哪里还敢阻拦?赶紧带着彦莹走到了大堂那边。

    大堂里停着几具尸体,脸色皆是青白,有些嘴角的血迹还未擦去。简亦非正跪在一具尸体前边,一动不动。彦莹慢慢的走了过去,低头看了看那尸身,果然是程思薇。

    她穿得十分精致,瞧着是经过精心打扮的,簪子首饰搭配得十分得体,描眉画眼,一样都没有错过。彦莹慢慢的在简亦非旁边跪了下来,出神的看着程思薇。她现在显得很平静,眉宇间也不见那日的忧郁,仿佛还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她走的时候,心情应该很是轻快,彦莹望着程思薇,心中低叹一声,那日自己不过只是想知道简亦非究竟是不是程思薇的儿子,这才用了那诈骗的法子,没想到程思薇竟然真相信了,心虚情急之下,做出这种决绝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彦莹有几分懊悔,要是当日直接问程思薇,不假口说那管事妈妈告诉秦王妃就好了,或许程思薇还不会这般下手呢。她跪在程思薇面前,不敢再看她的脸,心里很是忐忑不安。简亦非就在她身边,脸上一副悲伤的模样,眼泪掉了个不停,彦莹从怀里掏出帕子拭了拭眼泪:“亦非,别难过,你还有我呢,还有我们的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简亦非转过脸来,望着彦莹,哽咽着道:“母亲,不在了,不在了。”他伸手抓住了那帕子,用力擦了擦眼睛,吸了吸鼻子道:“三花,还有你在我身边,真好。”

    这案子查了好几日,也没找出真凶来,只因这事情实在是蹊跷。秦王得了儿子心中高兴,吩咐府中设宴,阖府欢庆。可没想到吃得正高兴,秦王那一桌子坐着的人就个个不舒服起来,下人们慌了手脚,赶紧跑去请了大夫过来,大夫到了秦/王/府的时候,回天乏术,那一桌子人都死了。

    秦王、秦王妃、侧妃、有了身孕的月美人,还有几个得宠的美人。

    刑部仔细勘察了现场,菜里头没有毒,那极有可能是揪里头有毒了。可那一桌的酒已经喝得干干净净,而且当时是先喝酒再上菜,刑部的人提物证时,那里有好几十把酒壶,都洗过了,根本就没法子去判断是不是在酒里下了毒。

    即便是酒里下毒,也找不到下毒的人,那日的人实在太多,将秦/王/府的下人捉了去,个个都大声喊着冤枉,谁也不承认自己做了手脚。刑部大牢里关着秦/王/府好几百口人,一时间竟然有牢满为患的感觉。

    关了差不多大半个月,也没审问出个结果来,刑部只能如实禀报,皇上甚是震怒:“都是一帮酒囊饭袋!这案子怎么就查不出来呢!”

    彦莹心里清楚究竟是谁下的手,可她却不能去将这事情说出来,否则说不定简亦非会惹上麻烦。可她又觉得关在大牢里的那些下人们实在可怜,想了又想,最终递了快牌子进宫,请求见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“三花,你来见本宫有何事?”王皇后看了一眼彦莹:“听说有了身孕,也不在府里头好好养着,为何又进宫来觐见?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三花有一桩事情,很想来与娘娘说说。”彦莹诚挚的看着王皇后,声音里充满了崇拜与赞美:“我觉得娘娘乃是天下最开明的,也是最仁心的人,所以这才斗胆来向娘娘进言,若是三花说得不对,还请娘娘恕罪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饶有兴趣的看了彦莹一眼:“你且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我想我们秦/王/府的惨案,下人肯定是不会做的。”彦莹低眉道:“死的全是主子,下人却毫发无损,娘娘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王皇后半闭着眼睛道:“你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三花虽然在秦/王/府住得不久,可也知道这后院的争斗如火如荼,故此猜测这下毒之人,定然就在那一桌里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是谁?”王皇后睁开了眼睛,脸上一片冰凉:“王妃?侧妃?还是那几位美人?”

    “三花以为娘娘应该心中有数了。”彦莹淡淡道:“我想,娘娘的猜测应该与我猜的是一样。谁处在劣势,谁便是那下毒之人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嘿嘿的笑了起来:“三花,你竟然这般胆大!你可知道,你这般说,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彦莹挺直了背,一双眼睛丝毫没有回避:“彦莹只是觉得那些大牢里的下人可怜,不该由他们来受过。我想皇上与娘娘都很是圣明,焉能被赐假象迷惑?这真相揭穿不过是迟早的问题,所以三花索性自己来挑明了说,希望将那些下人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若照你这般说,你那夫君可就有连坐之罪了。”王皇后瞥了彦莹一眼:“本宫早两日还在与皇上说,要让简亦非继承了秦/王/府,若是他母亲下的手,那又怎能再将秦/王/府交到他的手里?”

    “娘娘,请将我夫君贬为庶民,让他来跟三花种田种花。”彦莹朝王皇后行了一个大礼:“只要留着亦非一条命,我们去那里都好,哪怕是回肖家村种田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倒美,你们走了,谁给大周来培植嘉禾哇?”王皇后呵斥了一声,只是那声音里却有些缓和:“本宫知道了,你且退下!”

    彦莹抬头看了王皇后一眼,就见她脸色并不严厉,心中有了底气,朝王皇后恭恭敬敬行了一个大礼,这才慢慢的由裁春送出了未央宫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你也太大胆了些。”裁春伸手擦了擦汗珠子:“我站在旁边听着,都替你捏了一把汗呢。”

    彦莹笑了笑:“这事情盖不住,迟早会被知道的,不如我自己早些说出来,说完以后这心也踏实了。”这大牢里关着几百号下人,她若是不闻不问,真跟自己的良心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好在娘娘没责怪。”裁春笑着将彦莹塞过来的银子放到了袖袋里:“娘娘也真是喜欢少夫人,当然,也是少夫人自己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过了几日,这案子就结了,说是查到几个江湖大盗想到秦/王/府盗窃财物,所以在酒中下毒,想趁乱下手等等。这结案写得很没有说服力,但那些大盗的名字写得清清楚楚,京城的百姓听了也只是啧啧惊叹:“这般大胆,竟然连秦/王/府都敢去杀人抢劫!”这里头的真相,就这样被带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些关押的下人都被放回了秦/王/府,圣旨下,简亦非袭爵,但封号被降了一级,成了礼郡王,彦莹成了郡王妃,秦/王/府赐给两人居住,只是将门口的牌匾换成了礼郡王府。

    简亦非与彦莹接了旨,两人面面相觑,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母亲……”简亦非心中难过,他做了这么多年的青衣卫,办过那么多的案子,如何不知道这案件应该就是他母亲程思薇的手笔?只是他一直没敢说出来,只是闷到了心里,生怕自己说出来,母亲便是连全尸都落不着。现在刑部结了案,他也算是放了心,不管怎么说,母亲还是没有担这责任,若是皇上不愿意让她葬到秦王的墓地旁边,自己便替她买一块地安葬了便是。

    他拿着那圣旨供在了香案后边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扶住了彦莹,低声道:“三花,我一定会一心一意的对你。”秦王就是侍妾太多,弄得后院一团糟,最后自己还赔上了性命。简亦非非常不能理解,为何秦王会喜欢那么多女人,他的心里到底有多大,竟然能装下这么多!

    “哼,愿意你还没想一心一意对我?是看见秦王因为后院不安宁丢了性命,你这才着急了?”彦莹一把揪住了简亦非的耳朵:“你说你说,是不是这样?你原来是不是打算三妻四妾来着?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三花,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”简亦非一把将彦莹抱住:“有你一个就够了,我才不会去想别的女人呢。”

    彦莹朝他笑了笑,妩媚动人:“简亦非,你放心,你要是敢三心二意,我才不会赖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赖着你,你可别赶我走!”简亦非可怜兮兮的将脸贴了过来:“你难道想咱们的女儿没了爹?”

    阳光晴好,春日的花朵开得正盛,微风吹拂,枝头花瓣飘零,一朵一朵,落满了一身,那芬芳馥郁的气息,熏得人的心都发软了起来,远远望见那青翠的山峦,心中无比欢喜。

    日子会越来越好,这田园也必将是一片锦绣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