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01|77|3.23|家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彦莹陪着简亦非站在一起,只觉得那些投过来的目光就如支支利箭,要将他们两人钉住一般,她不由得也有些懊恼,简亦非这是怎么了,忽然提出这个问题来了?是不是自己在来皇宫的路上跟他抱怨,他受了刺激?

    豫王妃担忧的看了彦莹一眼,想了又想,柔声开口道:“父皇,母后,儿媳相信秦/王/府长公子不仅仅只是这个原因,还请让他将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皇上沉声道:“亦非,你还有旁的原因否?”

    简亦非抬起头来,双目直视坐在中央的皇上:“皇上,亦非自小跟母亲颠沛流离,只想着靠自己的本事挣一份荣华富贵,让母亲衣食无忧,扬眉吐气。而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是如此身份!除了不习惯,亦非还有些不齿,虽说子不嫌母丑,可毕竟这事情是我母亲做错了,亦非住在秦/王/府都觉得有些心虚,秦/王/府这片锦绣我不敢消受,这也不是我该消受的。请皇上答应了亦非的要求,宗谱上保留皇上赐名,平常还是用简亦非这名字罢,亦非愿用自己的才华谋一分天地,不愿借着秦/王/府为自己添些光彩。”

    简亦非一番话,掷地有声,大殿里众人对他,忽然又有了一种别样的目光。皇上瞅着简亦非,若有所思,皇后娘娘在一旁不住点头:“亦非这话说得不错,有骨气,本宫听了实在喜欢!皇上,你便准了他的要求罢!”

    皇上摸了摸胡须,面露微笑:“不错,确实是个不错的!亦非与三花,可真是一对佳儿佳妇!就照你说的办,宗谱上留姓许,平常依旧以简姓称呼。”

    “谢过皇上!”简亦非很是高兴,麻溜的趴到地上磕了个响头,这下总算是安心了。

    气氛顷刻间便变了,喜气洋洋一片,家宴很顺利的进行下去,吃过晚膳看歌舞,到了亥时便开始放烟火。彦莹拉了拉简亦非的衣袖:“皇上与皇后其实挺辛苦,我这时候都想打瞌睡了,可他们还得带着人兴致勃勃的看烟花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操心的事情多呢!”简亦非笑着点了下彦莹的鼻子:“你以为跟咱们一样吃饭睡觉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哼,我可没少操心,你没做事情可别说我也没做事情!”彦莹伸手叉腰,凶巴巴的望着简亦非:“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简亦非一手将她肩头笼住,低声在她耳边道:“我说错了还不行?我们家里当然是你最操心,又要管着田庄,还要管着百香园,还得听王妃和我母亲啰嗦,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豫王妃站在不远处,见着两人恩恩爱爱,从袖袋里摸出手帕子擦了擦眼睛,女儿的选择果然没错,简亦非是个不错的,人有内才,还这般体贴媳妇,两人活得这般开心,她也就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皇后,你说咱们四个儿子里头,谁最能适合做太子?”天空已经是黑沉沉的一片,可寝宫里依旧是灯火通明,皇上与皇后两人坐在桌子旁边,眼睛盯着桌子上摆着的那一盘棋。黑子与白子似乎势均力敌,看不出胜负。

    “臣妾想着,皇上心中该早就有数了。”皇后娘娘拿着一枚白子,在手中掂量了一下:“一定要臣妾说,老四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皇上瞥了皇后一眼,微微的笑了起来:“我瞧着老二心机太重为人阴险,我就怕他上位以后会不念手足之情,到时候免不了会有杀戮。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的眼睛眯了眯,狭长的凤目尾端层层皱纹,可瞧着却不讨厌,她低声道:“老四心地仁善,他断然不会这样。臣妾瞧着,老二王府外头养外室,一养就是十多年,这份心机也是够重的了。”皇后一直不喜欢那些侧室姨娘,当初是不得已才接纳了程思薇,后来想着,却又替秦王妃觉得不值,因此对秦王不免有些不喜欢。

    而豫王相对来说就要好多了,虽然说也曾鬼迷心窍的宠过朱侧妃一段时间,可毕竟还是聪明,自己敲打了他一次,他便迷途知返了,现在听说与王妃甚是和谐。豫王妃也很是得力,给她举荐了肖三花这姑娘,那可是大周的人才!

    皇上笑了笑:“皇后,你就想着这些!只不过朕觉得老四更仁义些,京城里头的百姓多赞他亲民,平易近人。这守成之君,就该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当下不再说话,喊了宫女内侍进来伺候梳洗,不多时,那明晃晃的烛火尽灭,四周黑鸦鸦的一片。

    彦莹终于过上了她想要的生活。

    什么叫最大的皇庄,她总算明白了,站在田头,四处望着看不到边,里边住着的庄户就有好几千人,庄头都有几十个。当总管内侍带着他们去田庄的时候,彦莹被那闹哄哄的场面唬了一跳,密密麻麻都是人,她只觉得一双眼睛都不够看。

    皇庄里头地多,所以也不在乎收成,有些地只种水稻,旱些的就只种小麦。彦莹过去的时候,冬小麦上头的雪已经化了,能看见绿油油的叶子。彦莹将那几十个庄头喊拢过来:“你们素日里都是怎么样督促庄户做事情的?”

    庄户们每人手下管两三百来,颇能从中渔利一些,彦莹瞧着众人穿着都是绫罗绸缎,看上去跟别的府里头的老爷一般。彦莹问了这个问题,那些人面面相觑:“怎么督促?该怎么做便怎么做呗,还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彦莹冷笑一声:“你们这些蠹虫,好好的一个田庄,被你们糟蹋成了这个样子!”当即就请主管内侍将这几十个庄头的名字勾了去:“我刚刚看过历年的收成,这么大一个田庄,交上来的粮食却如此稀少,你们这些庄头都做什么去了!”

    几十个庄头站在那里,一脸震惊,根本不敢相信,自己在这皇庄里做硕鼠多年,忽然来了个年纪轻轻的夫人,一笔就将名字勾了去,不由得鼓噪了起来:“少夫人,你怎么能这样哪?我们可做了多年的庄头,怎么能说不做便不做了?”

    “总管大人,这皇庄现在可是我的了?”彦莹望了一眼旁边的总管内侍,见他脸上似乎有不赞成的神色,心中自然明白,肯定他也是得了好处的。

    要想将事情做好,就必须要有得力的帮手,现在面前这一群肥头大耳的硕鼠,不仅不能帮忙,反而是个累赘。彦莹打定了主意,先来个下马威,将那一群只知道往自己兜里扒拉银子不做事情的人给赶出田庄,然后再提拔一批得力的人上来。一朝天子一朝臣,有自己人才好办事,彦莹拿定了主意,这几十个庄头,她是一个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总管内侍尖声细气道:“少夫人,你一下将这么多庄头赶走,总怕也不好罢?”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:“他们可都是皇庄里头的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管大人,我是得了皇上的吩咐,要替他培植出嘉禾来,这些人我瞧着都不是种田的好手,我这皇庄要他们何用?到时候莫要误了皇上的大事!”彦莹伸手一指田庄,满脸的气愤:“那么多田地空置在那里,没有想过种旁的东西,他们这庄头做得也实在太不称职了!我要的人不在于多,而在于精,要能干,这些酒囊饭袋我一个都不要,总管大人看着将他们调到别的皇庄去罢!现在这里是我的庄子,自然是我说了算,总管大人若是不肯,那我就进宫去觐见皇上与皇后娘娘,请二圣下旨,把这些庄头都挪出去。”

    总管大人听着彦莹说得言辞激烈,当即不敢再出声回话,若是秦/王/府这位少夫人真跑去跟皇上一说,皇上调查起来,吃不了兜着走的还是自己。他赶紧唯唯诺诺道:“那我马上将他们调走,少夫人自行安排人手罢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总管大人费心了。”彦莹笑了笑,让秀文塞了个银锭子给他:“大人陪我来田庄也辛苦了,拿着去打壶酒喝。”

    三言两语,将那几十个庄头迁出了田庄,这些庄头们竟然还有姨娘,每户人家都有二三十号人,嫡子庶子都有一堆。彦莹瞧着他们用马车拉着东西往田庄外走,不由得心生感叹,真是无论什么时候,无论在哪里都有蛀虫。

    田庄里的人见彦莹才来,便将那些压着他们的庄头都赶走了,个个欢喜,不少孩子围着彦莹看了个不停:“夫人,夫人,你真是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彦莹笑着望了他们一眼:“我呢,需要不少来帮我做管理的庄头,你们回去说说,看谁愿意做的,来我这边写个名字,我要选二十个庄头出来。”

    贵精不贵多,彦莹打算将庄头的人数减少,只要他们肯卖力气,二十个也足够管理了。她看了看周围站着的那些孩子,一个个面黄肌瘦,似乎没有吃饱一般,心中难过,拉着一个小女孩的手轻声道:“以后我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。”

    身边的孩子疑惑的看着彦莹,有些不敢相信一般,那小女孩抬着头道:“少夫人,你会让我们每日都有饭吃吗?”

    彦莹心中一酸,这就跟两年前原来六花跟自己说的一样:“三姐,咱们真的能每天都吃到肉吗?”她将小女孩搂到怀里,低声道:“肯定会让你吃饱的。”

    第二百八十七章身孕

    春天慢慢的来了,树枝上依稀有了些绿意,才过得几日,就见着枝头绿生生的一片。天地万物就像被一夜春风吹开了一般,山开始如翡翠般闪亮,水也慢慢的涨了起来,潺潺的奔着向前流去。

    到了阳春三月,北方虽然冷,可也开出了朵朵桃花,喜鹊在枝头喳喳的叫着,跳上跳下,十分热闹。一幢大宅子里头,不少丫鬟走得慌慌张张:“怎么办,少夫人生病了!”

    众人仰着脖子往宅子外头看着,就见秀文领着一个年约五十的妇人走了进来,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女子,看起来是她的助手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济世堂的周医女过来了。”秀文走到床边,伸手摸了摸彦莹的额头,有几分焦急:“周医女,我们家少夫人身子有些凉。”

    周医女走到床边,看了看彦莹的脸色,又吩咐她将舌苔露出来看看,这才将手搭到了彦莹的手腕上:“少夫人,我给你来把脉。”

    彦莹只觉得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的,一早起床就有些恶心的感觉,摸着将今日要做的事情交代清楚了,扶着墙壁吐了一阵,将秀文与秀珠唬得脸上都变了颜色,两人赶紧乘着马车到京城里去,一个请大夫,一个去告诉简亦非。

    好在皇庄跟京城并不远,来去来回也就大半个时辰,只是彦莹却已经受了不少罪,趴在床边,好一阵呕吐,似乎连昨日的晚饭都吐了出来一般,丫鬟们唬得脸色煞白,一个个替她擦汗端水,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”周医女瞄了彦莹一眼,沉声问道:“少月信多久未至了?”

    彦莹抬起头来,想了想,上回是正月十三,回京城以后那日到的,那时候她还正忐忑不安,心里想着会不会中了大奖,见着来了月信才放下心来,现在是三月,中间二月好像并未有来过。彦莹心中一惊,难道自己有了身子?

    她的月信不准,二月没有来她也并未放在心上,每次行房以后都有喝避子汤,彦莹根本没往那上头去想。她望了一眼周医女:“差不多有六十多日未有月信。”

    周医女点了点头:“这就是了,我瞧着少夫人这脉象几位浮滑,该是喜脉。”

    彦莹愣住了,呆呆的朝周医女看了过去:“怎么可能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周医女笑了笑:“这有什么不可能的?万事万物都有它的缘分,你的母子缘到了,自然就会有孩子。”见着彦莹那惊讶的目光,周医女笑了笑:“这世上的事情,谁能说得清呢?既然是有了身子,少夫人应当要好好保养才是。”

    这时门外响起了蹬蹬蹬的脚步声,简亦非旋风一般从外边冲了进来,一把抓住了彦莹的手:“三花,你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秀文笑着朝简亦非弯了弯膝盖:“恭喜公子,少夫人有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简亦非激动得蹦了起来,也不顾旁边有人,将彦莹搂在怀里:“真的真的?真有身子了?”早一个月,二花被诊出来有了身孕,那时候他还羡慕得眼睛都直了,今日忽然听到了这个喜讯,他乐得都快要晕倒过去。

    彦莹伸手推了推他:“放开些,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。”简亦非这才慌慌张张将手松开:“三花,我太……”

    彦莹没搭理他,将脑袋伸了出去,旁边那小丫鬟赶紧将盆子端了过来,她捂着胸口天旋地转的吐了好一阵,盆子里只有清水,她实在吐不出什么来了。

    “三花!”见彦莹这模样,简亦非很是惶恐,冲到了周医女面前,紧张的问道:“怎么了?我媳妇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医女抬眼看了他一下,继续低头开方子:“女人怀了身子都是这样辛苦,你要好好爱惜你的夫人才是。”

    简亦非往彦莹身上看了过去,就见她额头上汗涔涔的,脸色一片雪白,身子趴在床上,还在微微的发颤。他实在心疼,赶紧坐回床边去,笨手笨脚的拍打着彦莹的背,他手劲大,打得彦莹一阵背痛。她有气没力的将简亦非推开了些:“你赶紧回卫所去,这里有人照顾我,别耽误了你的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一直陪着你!”简亦非很执拗的坐在她身边,恶狠狠道:“我要跟我们的孩子说清楚,不许欺负他阿娘,要不是他生出来以后,我饶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彦莹想笑,又笑不出来,旁边的秀珠没有忍住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:“公子,就怕你到时候见着小小公子,就舍不得下手了呢。”

    周医女开了个安胎的方子交给秀文:“好生照看你们家少夫人,她身子虽然结实,可前边三个月是最最要紧的,千万大意不得。”

    秀文接了方子收好:“周医女,我送你出去,顺便到济世堂抓药。”

    彦莹被丫鬟们扶着躺回了床上,望着那帐幔的顶部,她有些沮丧,她一直在担心这事情,没想到终于还是发生了。她一直在喝那避子汤,为何又会有了孩子?彦莹很是沮丧,扯着被子不住的揪着,这难道是天意,一定要让她有个孩子?可她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生出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?

    她与简亦非是堂兄妹,有很大的可能性会生出畸形儿,彦莹不敢去赌,她赌不起,孩子也赌不起。躺在床上,眼角忽然有泪珠滴落,从她的脸颊爬过,流过鬓边的头发,慢慢落到了枕头上。

    “三花,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简亦非一直在看着彦莹,见她了落泪,也慌了神:“你不要吓我,有什么不舒服赶紧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周医女说怀身子的女人肯定会要遭罪的。”彦莹苍白着一张脸对他道:“你真没事儿,你赶紧回卫所去罢。”

    简亦非最终被彦莹催着走了,不久以后,秀文也抓了安胎药过来,彦莹让小丫头们都走开,只留下秀文秀珠在屋子里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人过来。”彦莹见她们俩贴着墙壁站着,半低着头,有些奇怪,这阵子,不该是赶着过来嘘寒问暖,怎么反倒是站到墙壁边上去了?秀文秀珠互相看了一眼,怯怯的往前边走了两步:“少夫人,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两人有些担心,少夫人喝避子汤肯定是有她的想法,她们两人擅自做主将避子汤给换了,若是少夫人知道了,会如何惩罚她们?两人垂手站在那里,谁都不敢说话,就听彦莹轻声道:“你们去旁的药堂给我开一贴落子的汤药来。”

    “落子汤?”秀文秀珠听了脸色一白,两人双双跪倒在地:“少夫人,你这又是何苦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彦莹摸了摸肚子,实在想不出理由来,她不可能将自己的身世向两个丫鬟披露了,即便再是心腹,这事情也不能说出去。想了一想,她叹了口气:“原来普济寺的慈心大师替我算过命,说我这辈子没有子女缘,这孩子肯定也会生不出来的,不如早些去了,让他赶紧去别处投胎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,原来你是担心这个。”秀文抬起头来,破涕为笑:“慈心大师哪里能样样都说准呢?他们都说慈心大师到了下午,精力没那么好,就算不准的,少夫人你就别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彦莹瞠目结舌,这还有精力好与不好一说?只不过她想着,或许慈心大师真有算错的时候,大家这样帮他找个借口也行。只是现在自己究竟该怎么样说,才能支使两个丫鬟给自己去买那落胎的药呢?她一时之间就没了主意,躺在床上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秀文与秀珠爬了起来,走到床边,两人都用高兴的眼光打量着她:“少夫人,你就别想这么多了,好好养着身子,我们这就让厨房里给你炖鸡去。”

    听有经验的妈妈们说,怀了身子的妇人脾气会比原来坏一些,而且也会忽然担忧忽然高兴,少夫人这模样,可不是合着那些了?秀珠抿了抿嘴,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,自己可要想些法子,打消少夫人的顾虑才行,否则她这样儿,怎么能养好身子?

    秀珠去厨房吩咐了一句,转身回来,就听着秀文在和彦莹说话:“少夫人,你与你二姐都有了孩子,可以去百香园里多走走,两人多说说话儿,这样也能开解一些,别什么东西都闷在心里头,我们这些做奴婢的看着也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?”秀珠笑嘻嘻道:“我瞧着肖夫人每日里头都快快活活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自然快活。”二花最近可是春风得意,早两日春闱放榜,肖经纬竟然又险险的过了,名字刚刚好是倒数第一个。殿试上头肖经纬虽然没有得前三甲,可竟然没有落到同进士那一档去,二花乐得合不拢嘴,肖经纬也直说是二花给他带来了好运,现在总算是如愿以偿,考中了进士,又要添儿子,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。

    彦莹叹了一口气,要是自己与简亦非不是堂兄妹,那现在也是快快活活的,一心巴望着这孩子早些出生就好了,可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,她伸手摸了摸肚子,心中悲戚,这孩子还不知道能在自己肚子里头留多久。

    第二百八十八章端倪

    彦莹懒洋洋的翻了个身,睁开了眼睛,外边已经是一片大亮,她喊了一声:“秀文,秀珠!”就听着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,一个小丫头子的脸在门边晃了晃:“少夫人,秀文姐姐和秀珠姐姐都已经去了京城啦!”

    揉了下眼睛,彦莹看了屋角的沙漏,已经辰时,她大吃了一惊,怎么就这般晚了?平常她最多睡到卯时就要醒,可今日怎么就睡了这么久,连简亦非什么时候出去的,她都一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难道是有了孩子的缘故?彦莹披着衣裳下了床,坐到了梳妆台旁边,看了看菱花镜,里头的面容略略苍白,瞧着好像没什么精神似的。她叹了一口气,将镜子反转过来,扣到桌子上头,忽然间觉得有几分恶心,赶紧冲到墙角,拿着准备在那里的盆子呕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小丫头子端着水推门进来,见着彦莹这般模样,都唬了一跳,赶紧放下盆子走了过来:“少夫人,怎么了?奴婢们扶你上床歇歇吧?”

    彦莹摆了摆手,这是孕吐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,虽然前世没这经验,可看着电视便明白,有孩子的时候,自己要吐上几回的,要是不吐,那就证明不是怀了孩子。彦莹呕吐了一阵,扶着小丫头子的手慢慢站了起来,对她们两人笑了笑:“没事没事,你们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两人伺候着彦莹梳洗了,然后又将早膳端了上来,彦莹没什么胃口,只是简单的吃了两样,然后让她们去通知车夫套好马车:“我就要进城,快些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丫头子不肯动身:“少夫人,你还是呆在庄子里头吧,有了身子,怎么还能到处乱跑?总归要静养的。”

    彦莹眉毛一竖:“你们不给我去传话就算了,我自己走路过去,左右不过十多里路,这点脚程我还是有的。”她不过是怀了个孩子而已,而且现在孩子在她肚子里头,不知道有一颗盘花纽扣大没有,哪里值得这般小心翼翼?可现在这田庄上下忽然间个个都将她看做了保护动物,连坐马车进城都不行了,没由得让彦莹觉得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!”两个小丫头子听着彦莹说要走路进城,大惊失色:“我们这就去跟赶车的大叔说,让他套车!”

    见着两人撒开脚丫子跑得飞快,彦莹笑了笑,毕竟年纪小,随随便便就被唬住了,若是羞文秀珠在,少不得又要说道半日,自己指不定被她们继续按着在床上静养休息。彦莹揉了揉胸口,那种闷气的感觉还在,但她极力的忍了下来,再怎么样她也要忍着,去京城偷偷找一家药堂,开一副落胎的药回来才是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就备好了,彦莹带着两个小丫头子进了城,她琢磨了下,先让车夫将马车赶到了朱雀街的百香园:“我要到这边铺子查账,你们两人去御前街那边找秀文与秀珠,告诉她们我进城了,让她们中午到朱雀街这边来一起用饭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丫头子是第一次跟着彦莹进京城来,开心得很,一直在琢磨着要去京城街头转一转,听着彦莹这般安排,更是高兴了,两人攀着马车帘子满脸兴奋道:“少夫人,那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!我们同秀文秀珠两位姐姐中午过来,吃过午饭便接了你一道回庄子里头去。”

    彦莹点了点头:“你们去罢,我就在我二姐这里,还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

    瞧着马车辘辘的往前边去了,彦莹舒了一口气,回头望了望百香园的门口,赵掌柜从柜台后边探出了一个头,笑眯眯的招呼着她:“少夫人,怎么不进来哇?你二姐今日去田庄了,铺子里正好还少人手。”

    彦莹用手按了按胸部,将那种呕吐的感觉尽力的压了下去,使自己看着没什么不寻常的地方。她笑着朝赵掌柜挥挥手:“有你在我还不放心?我先去街上看看有什么好玩的没有!”

    赵掌柜呵呵的笑着:“少夫人,你去罢,早些回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天时地利人和,将下人支开,二姐不在铺子里头,趁着这一段空档,彦莹准备去找一家药堂,赶紧将那汤药给备下。她迈开脚刚刚才走了一步,却见着简亦非朝这边走了过来,穿着白色的袍子,衣角被春风吹得微微扬起。

    彦莹只觉得欢喜化作了悲伤,自己好不容易精心策划了一个可以出逃寻药的机会,现在却因着简亦非的出现而化为泡影。她完全可以预想到简亦非与她之间的对话:“三花,你站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身子有些不舒服,想要去抓些药来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舒服?赶紧,我陪你一道去!”

    彦莹叹了一口气——这样,自己还能逃得掉吗?她不敢看那个越来越近的身影,知道那白色的袍子已经来到身边,她才伸手拽住了简亦非,低声道:“亦非,你怎么不在卫所,却来百香园找我了?”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你拉住我作甚?”耳边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,彦莹有几分吃惊,抬起头来,就看到了一张很熟悉的脸孔。

    他不是简亦非吗?彦莹一愣,她很快辨认了出来,这人真不是简亦非,他比简亦非要个子矮了些,显得年轻了两三岁的样子,可是五官轮廓极其相似,特别是眉眼,真的很像。方才她有些慌乱,所以才会将他误以为是简亦非,现在认真一看,心中知道得清清楚楚,那是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……不就是上元节见着的那个像简亦非的男子?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,就如上次见着他那样,彦莹的一颗心狂跳了起来,似乎要从喉咙口蹦了出来。真奇怪,这人又不是简亦非,自己为何会那么激动?她有几分不解,实在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你能不能将手松开?”那个年轻男子有些窘迫,轻声说了一句,彦莹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,赶紧将手松开,脸上一红:“不好意思,我认错人了,你和我家夫君长得十分相像。”

    那年轻男子有几分惊讶,似乎有些不相信:“不会吧?”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疑惑:“真的很像,以至于你认错人了?”

    彦莹点了点头,眼神坦荡:“我与公子素不相识,我何必骗你!”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!”忽然身后响起了一个妇人的声音:“你的夫君长得和我儿子相像?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约莫四十左右的妇人,穿着一件暗金色的长褙子,头发上戴着满池娇分心,鬓边还插着一支簪子,瞧上去还算富贵。彦莹眨了眨眼睛,这妇人神情有些激动,似乎想要从她这里知道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位夫人,是很相像,所以我才认错了人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彦莹不打算跟他们耗下去,自己还得赶紧去买药,哪里有空在这里啰嗦?她歉意的笑了笑,转身就准备往前边走,没想到那妇人却一把就拉住了彦莹的手:“这位姑娘,能不能跟我说几句话?”

    “夫人,我不过是认错了人而已。”彦莹有些着急,这般拖下去,还不知道二花啥时候回来,秀文秀珠要是听说她来了百香园,肯定会跑来找她,随时都会有过来的可能性。她挣扎了两下:“我们好像没什么话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问问,姑娘的夫君多大年纪了?”那妇人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“年纪?十八了。”彦莹瞄了那妇人一眼,心中奇怪,为何这妇人如此激动?瞧着她的脸色愈来愈白,身子微微发抖,像是随时要倒下去一般。

    “他过得好吗?现在在做什么事情?”这问题好像没完没了,一个接一个的来了,彦莹看了那妇人一眼,转过身去,默默的朝前边走了去,没想到那妇人使劲的拖着她的手不放:“姑娘,姑娘,你夫君现在在做什么事情?他过得可好?”

    那年轻男子走了过来,奋力抓住那妇人的手:“母亲,这位姑娘有自己的事情去要走了,你别拦着她问了,不过是个和我长得像的人罢了,这天下长得像的人肯定是有的,母亲又何必这般惊奇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的手慢慢松开了,可那眼神却还是殷殷的停在了彦莹的身上,似乎有些舍不得一般。彦莹看了那妇人一眼,又看了看她身边的年轻男子,忽然间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。她有些惊骇,可又有些期待,有什么东西在跃跃的往外头攀爬着,似乎那种子就要发芽,钻出地面来一般。

    她笑着朝母子两人点了点头:“两位可是外地人?到京城来要不要带些特产回去?这百香园里有不少别处没有的东西,两位可以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年轻男子笑着道:“多谢姑娘好意,我们就是听说了百香园的名声,这才想带些烤鸭回家乡去,好当礼物送给亲戚朋友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仿佛醒悟过来了一般,推了推年轻男子:“逸儿,你且先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……”那年轻男子看了看着那妇人,又看了看彦莹:“你别去打扰这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彦莹笑道:“没事没事,我闲着也无事可做,向你母亲说说京城趣事。”

    男年轻男子赧然:“那就打扰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百八十九章疑惑

    温暖的阳光照了下来,百香园粉白的墙壁似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