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一十三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那一年冬节后发生的几件大事,以山崩地裂之势几乎压垮南生,没给她丝毫喘息,纵然她费尽心思为将来全身而退布局。

    爱一个人,内心的勇气源源不绝,她以羸弱身躯与至高无上皇权对抗。

    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!

    她说贺兰擎傻,她何尝又不傻呢?一味孤勇,换不回功成身退撄。

    经年后,位居帝都皇城内的权利中心,前朝、后宫风云诡谲,那时的南生向上爬,已不知道什么是恐惧,低头看已不知道什么是羞愧。

    傅南生,亦步亦趋走过与贺兰擎相似路程,生生将自己活成了他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南生记得年节,贺兰擎讨要一双她亲手做的新鞋。她不答应,他没羞没躁磨她半夜偿。

    南生后来趁他不在时画了鞋样,左右改了好些,挑了布料,一针一线做起来。

    她还想为他裁剪身长袍,嗯,再做身新大氅。

    元宵佳节那天,南生准备了元宵,满心盼贺兰擎晚上归来,期待看他收到礼物的开心模样。

    贺兰擎狠厉之下,内在他缺少关爱,可内心却很温柔。

    等来的却是一队训练有素的亲卫。

    不是羌地人,也不是帝都的兵力。

    不容分说,带她和玉珠出城,沿途杀出条血路。

    片刻惊慌,南生定下心,目光落在这些人的马匹上。

    薄家培育的战马,无可匹敌。

    薄素卿已等她多时。

    许久未见,薄素卿一开口:“他托我带话给你,回帝都。”

    犹如雪水从头泼到脚,冷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南生牙齿冷得咯咯响,不甘心追问:“谁?”

    薄素卿不答。

    “除非他亲口对我说,不然我不走。”

    又要丢下她一个人?他的誓言只是空许诺吗?他该知道,这么做多伤她的心!

    所以——

    南生回眸,身后路早看不清羌地所在,眼前浮现战火纷飞里,那人孤身厮杀的情形。她咬牙,轻轻地摇头。

    仿佛后背生翼,她哗的朝来时路冲去。

    贺兰擎不带这么欺负她!想让她再等多久?不行,她不会再相信他的话。她要回去,一定出了什么事,为什么突然发动战事!

    “南生!”

    “夫人!”

    玉珠更快一步阻拦她。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夫人想知道羌地发生什么事,但两方开战,侯爷既安排夫人离开,一定有他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薄素卿走过来,与南生对视:“傅相爷西去了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傅季尧半生追随宋齐正,临老身陷囹圄,皇上盛怒之下念及旧情留他性命,并未祸及家人。在他病死后,甚至亲自吊唁。

    据闻,皇上抚棺垂泪好半天。

    朝廷臣子个个精灵,嗅觉敏锐,皇上此举一出,风云变动。傅相爷去了,皇上对傅家礼待深厚,加之郡主娘娘还在世,傅家公子将来会是另一番前景。

    面上的事儿,皇上做的叫人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实际上,宋长葶太清楚这人性子,这几年皇帝越发行事乖僻,面上和蔼和顺,有时不经意一句话就引他多虑多怒。

    白事在身,宋长葶一人打理府中大小事务,宋齐正一道圣旨宣她入宫。说起来奇怪,宋齐正态度着实温和,倒不像装出来,眉眼有种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劲。

    “朕派淮侑监军,羌地蛮夷,路途遥远,长葶你怪朕狠心。”

    “臣妹怎会怪您,皇兄一心为淮侑前程着想。”她委婉回话,微微低头。耳边脚步轻动,一只手伸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又没外人在,这么拘谨。”

    宋长葶顺从起身,对宋齐正感激的点点头。见他一瞬不瞬瞧自己发髻,下意识以为仪态不整,忙抬手抚压。

    宋齐正无限感慨说:“长葶也有白发了,看来朕是真的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长葶觉得皇兄与从前相比并未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哄朕开心呢。”宋齐正漫不经心扫一眼,“朕的皇孙唯念开春后,也到学骑射的年纪了。”

    宋长葶眼皮突突一跳,她附和地点点头,脑中思忖皇上话中含义,这是承认唯念宋氏皇族身份,那贺兰擎岂不是?

    “长葶,淮侑与南生此时都不在,等他们兄妹回来拜祭完季尧,再将季尧入土为安吧。这些天你也累了,太后体恤你也记挂你身体受不住辛苦,就留在宫中陪陪她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话挑不出不妥,更是圣旨,她没理由拒绝。

    宋齐正很满意,长葶比起先帝的亲生女儿们,更懂如何与他相处。聪明又懂分寸,连婚事也听由他安排下嫁傅季尧。

    这些年就算有怨怼,她仍旧安安分分相夫教子,不也相安无事过了半生?
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