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96.下辈子,我先找到你【196】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82_82924【196】

    墨宫?安阳煜的唇角扯了扯,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好好的女孩子,怎么弄了一个棺材一样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蹂”

    芬儿脸色变了变,不悦地说道:

    “喻公子,本宫主让你活下来,你也得明白一件事,你顺了本宫主,云雪裳才能活着,若不然,你就和她去冥间做鬼夫妻吧。该”

    “很好啊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又扯了扯唇角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芬儿愤然站起来,厉声说道:

    “来人,挑了他的脚筋,本宫主要让他一辈子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你来真的?”

    一个婢女拿着手指粗细大小的金刀过来,逼近了他的脚踝处,他才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来真的,安阳煜。”

    芬儿沉着脸色,冷冷地说道:

    “你一个亡国之君,能苟延残喘地活下去很不错了,本宫主愿意收留你,你就安心在这里呆着吧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的眸色沉了沉,盯着芬儿,默不作声。婢女手里的金刀狠狠划破了他的脚踝,鲜血喷涌而出,眨眼间就在大红色的床上泅出了暗红色的花来。

    聆音宫主的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来,走到桌边上,端起了酒壶,斟了两杯酒,端到了榻边上,一杯递到他的唇边,娇声说道:

    “公子,从今之后就留在聆音身边吧,聆音定会待公子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好法?”

    安阳煜脚上用了刑,却依然面不改色,倒像那两刀只是挠了痒痒一样,他咬住了杯子,把酒倒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公子想要什么,聆音都给公子弄来。”

    聆音宫主见他饮了酒,以为他服了软,心里更喜,自己也将酒饮了,趴下来,手轻抚着他的胸口,小声说道:

    “公子和那云雪裳恩爱,聆音都听在耳中,聆音也想公子那样疼爱聆音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低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聆音听了,倒有些惊讶起来,他怎么可能事事都曲从于自己?迅速坐直身子,狐疑地看着安阳煜,他面上神情镇定,目光清明,哪有一点像中了麻骨散的模样?而且那金刀上是抹了情药的,入血即化,他现在应该是意乱情迷才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聆音面上一寒,话音还未落,咽喉就落入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想杀我?想杀我的人,不知道有多少,我依然活得逍遥自在,你这蝼蚁还枉想动我?”

    安阳煜用力一抛,便把她抛出了老远。聆音骇然地看着面前的人,他已经站了起来,那大红穿于他的身上,在烛光的笼罩下,就像披着一身血,修罗一般令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“安阳煜,你若敢动我,我便杀了云雪裳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杀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索性坐下来,高傲地看着在地上软成一团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聆音站起来,努力摆出宫主的威严模样,厉声喝道。立刻,就有两人拖着云雪裳快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一头长发早扯得零乱,衣服又脏又破,脸上也有青淤,模样甚是可怜。

    聆音一把揪住了她的长发,迫她抬起头来,冷冷地说道:

    “看清了,这就是你的心肝宝贝,现在你只有一条路走,自废了武功,我便放她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笑话吧,我自废了武功?我有这身武功,天下什么女人得不到手?你要杀便赶快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掸了一下长袍,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聆音万没想到,他居然可以如此镇定!这时,她的身上突然火辣辣地疼了起来,这痛随即变成了痒,再接着,这痒开始加重,就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皮肤上面游走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聆音一面抓着身上,一面惊恐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是得谢谢你的雪裳姐姐!”

    安阳煜低笑着,指了指她身后的云雪裳,聆音急忙转身一看,原本押着她的两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死了,就木头一般钉在地上,只是没有倒下而已,而云雪裳正掏出了一面小镜子整理头发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聆音宫主狂喊了起来,手上的肌肤已经被她挠出了条条血印来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老狗腿企图害我,被我送去见阎罗了,灰都没留下。”

    云雪裳一面说,一面轻快地往安阳煜身边走去,可是,说话的声音却分明不是云雪裳。

    “每回来见你,都得扮这个扮那个,我再警告你,再让我扮来扮去,我便再不让儿子来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音,取下了面具,却是红衣!

    “你不是她!”

    聆音大骇,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云雪裳自那回病后,对气味非常敏感,常人闻不出的味道,她却能闻出来。芬儿身上有淡淡的桂花香味,那是因为她们院中种有桂花树的原因,衣服和皮肤常年染了这味道,便有了。常人闻不出,云雪裳却因为芬儿喜欢我的关系,非常在意。

    那天雪裳在家门口看到了那个老妪,闻到了桂花香,她背的大袋子里应该就是芬儿。你穿着芬儿的衣服,最开始还有些桂花香,可你本人却喜欢用冷香,又总想着在我面前卖弄一下你的风情,就抹上了冷香,这时候云雪裳便知道,芬儿已经落入了你的手。”

    他冷冷地盯着聆音,慢条斯理地说道:

    “我送你的这盒胭脂膏,是特制的,如果你安份守已,便可以让你活下去,可是如果你真的图谋不轨,我便可以让你的肌肤变成虾壳一样,让你不怕风吹雨淋,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聆音已经失去了,这身上的娇嫩肌肤是她唯一的资本,此时一听,几欲疯掉,主人说他诡计多端,不可掉以轻心,一定要斩之才能免除后患,她却一时动了春心,惹下了这样的祸端,看着安阳煜鄙夷的目光,她不甘心地问道:

    “你既早就知道真相,为何跟着我兜圈子?”

    “无聊呗,我家娘子总说江湖太平淡了,想找点刺激的。而且,我懒得去找你这老窝,不如让你自己带我们来,你看,我连进来的力气都不用花,还是被你们抬进来的,还有人伺侯我洗澡……还有酒喝!”

    安阳煜的唇角牵起了嘲讽的笑来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什么,为了她娘子想看刺激的戏,便把自己当傻瓜一样耍?聆音尖叫了一声,手腕一翻,抓起了墙边悬的宝剑,直刺向了安阳煜。

    “蠢死了。”

    红衣撇了一下嘴角,脚尖在地上一踢,安阳煜脱在地上的鞋便飞了出去,直击向聆音的脑门,嘴里不屑地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隐居了,江湖上也要出现几个像样的人物才行,这等人还能搅起风浪来,真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聆音应声倒了地,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真烦人,你这么久才来,地牢里臭得要死。”

    红衣寒着脸,不悦极了,话说是请她来玩,结果又给他干活卖苦力,他舍不得自己的老婆来犯险受罪,干嘛非得是她?

    安阳煜吃吃笑着,抬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风雷闪电已经带着残月门人攻下了墨宫,地牢里关了百多女子,有许多的面皮已经被割去,形容很是凄惨。

    回到山顶,远远的,就看到轶江月正在和云雪裳两个人坐在树上。

    其实红衣扮成云雪裳的日子里,云雪裳一直呆在轶江月的身边,沈璃尘此时不在,也只有呆在轶江月的身边,才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那个愚蠢的聆音在和轶江月谈话的时候,云雪裳就在里屋磕瓜子儿。听她磕的声音太响,轶江月只好端起了她先前吃剩下的蚕豆嚼,可怜他是极讨厌这蚕豆味儿的。

    又让她和轶江月呆了这么久!安阳煜仰头看着树上的两个人,慢着,轶江月的手为什么在她的腰上?

    “下来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黑了脸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哈,安狐狸,我和轶江月正在通灵,我们准备去捉鬼。”

    通灵?捉鬼?轶江月真是唯恐天下不乱!教了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今后日子还能安稳吗?

    “瞧你老婆!”

    红衣在身后辛灾乐祸地说着,然后一扭腰往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青衣飘飘,轶江月揽着云雪裳从树下跳下来,把她往安阳煜身上一推,打了个哈欠说道:

    “用这么长时间,你还敢称武功天下第一?昨儿本尊是让着你的,你再练练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一转身,带着一边的碧叶,慢悠悠地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“通什么灵?”

    安阳煜气恼地看向了云雪裳,她还是一脸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“真的可以通灵,我看到我亲生的爹娘了!”

    云雪裳搂着他的腰,激动地说道。安阳煜心里一软,长这么大,她还不知道亲生爹娘什么模样,也只有轶江月知道什么东西最能打动她的心,自己这个相公,说到底还是不称职的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带你去看她们吧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牵起了她的手,往山下行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,谁帮你沐浴的?”

    云雪裳突然停下了脚步,看着他身上的红色锦袍,板起了脸:

    “还有,什么叫如今有了一身武功,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?”

    谁告的密?

    安阳煜顿时想把那小人捉来大卸八块,脸上赔了笑,小声说道:

    “我那是为了迷惑敌人,不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别的女人给你洗澡,你不是还连呼爽快嘛!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又否认起来。

    “安狐狸,你死定了!

    你知不知道红衣姐姐这回送了我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云雪裳踮起脚尖来,手在背后一摸,一片薄薄的木板,翻过来……有齿……搓衣板?

    “红衣!”

    原来是红衣告的密!安阳煜怒吼着,远远的,传来了红衣的回声:

    “别喊了,每回我给你做苦力,你也付出点代价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忠,不诚,不实……快跪搓衣板!”

    云雪裳追着他,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放肆,大胆,快些扔掉!”

    安阳煜一面快步走,一面气急败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安狐狸,你死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争争吵吵的声音在夜里传出了老远,风雷闪电早早就躲开了,这种戏虽然好笑又刺激,可是听多了,怕那小气的安阳煜会公报私仇……给他们派个男扮女装的活,再来个青楼花魁的身份,那就惨了!

    “*师,我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碧叶扭头看了看那声音传来的方向,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轶江月唇角扬着笑,他从未想过,还能和云雪裳这样相处,更没想过,云雪裳从来都不恨他,还是想……把他当朋友,当兄长。

    算了,朋友便朋友,兄长便兄长,她过得好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月色温柔,几拔人渐拉渐远。

    第七日。

    安阳煜和方连同约定的日子。

    一行人的身影准时出现在了州府城内。风匆匆迎上前来,抱拳小声说道:

    “主上,酒楼订好了,客人立刻就到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点点头,唇角又有了骄傲的笑:

    “走吧,小猫儿,去会会老朋友。”

    这里是城中最豪华的酒楼。

    酒楼一层,戏台子上花旦正伊呀唱得动情,台下看官们看得兴致昂扬。楼上一排雅间包房里,却又是另一番情形。

    绕过雕花的屏风,绿流苏的水晶帘子垂下,一张桌子摆于正厅中,安阳烛和云雪裳坐于桌边,一坛酒,绕梁香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啊?”

    云雪裳压抑不住的好奇,又探出脖子,往楼下看着。今儿有人娶媳妇儿,一顶大红花轿正穿过大街,唢呐锣鼓响得热闹。

    “我没见过,你也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不知从哪里摸出了把扇子,在桌上轻敲了一下,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,还有,都没见过,哪能叫什么老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是老朋友没错。”

    优雅的声音从屏风后面传来,和着风卷起水晶帘子的声音,比那琴弦弹出的声音还要动听。

    “皇姑姑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站起来,作了个揖。

    皇姑姑?云雪裳怔住了。大越的公主?安阳煜老爹的妹妹?那,是哪一个呢?

    “老太妃一直以为皇姑姑已经作古,不想皇姑姑还活在人间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低声说着,抬头看向了屏风后面,声音里也有难掩的期待,这个从来只存在于宫中人闲言碎语中的女子,今日是第一回这么近地看到她。

    一只手,轻轻地掀起了水晶帘子,翠色的衣袖带来一阵淡雅香风,白玉般润泽完美的手划过了一道弧,又落于她的胸前。

    有面纱,只看到一双美丽而含忧的眸子,似一波微颤的井水,明明想掀起波澜,却又强行忍住,只有那潋潋光芒落在他二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安阳煜,还是上官煜?”

    她缓缓走进来,微拧了秀眉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皇姑姑想怎么唤侄儿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微微一笑,做了个请的姿势。她淡淡一笑,转目看向了云雪裳:

    “确有几分神似,难怪璃儿念念不忘。”

    云雪裳怔了一下,接着匆匆行了个礼,唤了声皇姑姑。

    “不必叫我皇姑姑,你我并无血缘之亲,而且我母亲也死于安阳煜之手,本想和墨宫聆音做个交换,我为她恢复容颜,她为我报了母仇,想不到,安阳煜早非当日之小皇子,能力大得超乎我的想像。”

    她喃喃地说着,目光越加忧郁。

    “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