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95.聆音宫主【195】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82_82924一盏桐油灯,灯蕊儿已快燃尽。

    青衫阔袖的男子伸出了小指,用泛着珍珠光的指甲轻轻地挑了一下软绵绵的灯蕊,魅惑的眼光倨傲地瞟了一眼站在面前的女子。

    粉裙,乌发高盘,珍珠攒花,耳垂明珠,一幽轻纱遮住了脸,衣领开得却低,玉脂凝肤映入眼中,单看那酥胸便也能让寻常男子丢去几分魂魄。

    男子唇角一牵,勉强的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女子目光微变,这身行头出来,没有几个男人不拜到裙下的,可是这男子却像看一块石头一般,就连笑容都含了轻视。稍屏了一下呼吸,便轻启了唇,柔脆如珠帘轻碰的声音便响了起来:

    “轶公子既喜欢那云雪裳,何不和本宫主做成了这笔生意?你得了云雪裳,我得了安阳帝,很公平。蹂”

    “美人,千万不要叫本尊公子……让人想着公鸡。”

    轶江月慢悠悠地转身,走到了墙边的粗木椅边,歪歪地坐下去,翘起腿来,脚尖向她扬了扬,慢条斯理地说道:

    “脱了衣,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来人顿时变了脸色,语气也不复温柔,带了几分怒气。

    “你来和本尊交换,本尊总得看看你这副身体值不值得吧,不愿意就算了,本尊要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轶江月伸了懒腰,打了个哈欠,当真往后一靠,闭上了眼睛打起瞌睡来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女子驳然大怒,站了半晌,突然又变了语气,半嗔半撒娇走到他的面前,伸了手,在他的肩膀上轻按着,小声说道:

    “轶公子……不是,轶大哥,若妹把云雪裳带到你身边上,让她为大哥脱了衣裳岂不更好?大哥好好想想,那安阳煜夺妻夺家夺天下,大哥怎能忍下这口气,就让小妹帮哥哥出了这口恶气,重新夺了天下可好?”

    轶江月猛地睁开了双眼,眸子里呼啸而过的杀气顿时淹没了那女人,一股极寒之气从她放在轶江月肩上的指尖迅猛往骨肉里卷去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她慌忙收了手,眼神惊慌起来。

    轶江月抬手,在肩膀上拔出一根细得几乎看不到的针来,冷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聆音宫主,这种东西对本尊来说,一点作用也没有!你想要,本尊还可以赏你一箩筐。”

    在他面前使这样的手段,那简直是小鬼见了阎罗,哪里有她得意的份?说话间,身影已魑魅一般,青影一闪,到了她的面前,手指扣在了她的喉间,把那根针扎进了她的喉中。

    聆音宫主大骇,连忙拍开了轶江月的手,掏出解药来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而轶江月挨了针,却无事人般,坐回椅子上面端起了桌上的一盘蚕豆,嘎嘣嘎嘣地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轶江月,你既然不肯合作,本宫主也不再打扰,告辞。”

    聆音宫主骇于他的武艺,开始懊悔自己今日如此大意,若死在此人手里便要前功尽弃了。刚走到门边,又听轶江月拖长了声音,沉声说道:

    “好啊,合作,我要云雪裳,她少一根头发,我便让你活着看自己腐烂成臭骨。”

    聆音宫主惊讶地转身看向了轶江月,他低垂着眼帘,浓密的睫毛投在清瘦的脸颊上,青衫上投下光影,有一身冷冽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“*师。”

    碧叶急急推门而入,担忧地说道:

    “她是魔教,*师为何要和她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魔教,正教,能让人害怕的便是好教,江月哥哥好魅力,你我兄妹合作,定能打开一番新局面。”

    聆音宫主向轶江月行了个礼,目中有喜色,更有疑色。

    “多嘴,备水来,本尊要洗脚,睡觉。”

    轶江月又往嘴里丢了一颗蚕豆,伸了个懒腰,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这回,真可以带她走了。”

    后面这句,几分浓情几分期待,聆音宫主不由得心中一振,眼中的喜色便盖住了疑色,又行了礼,转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有了轶江月相助,何愁杀不了安阳煜?他太强大,留在世间是个祸害!云雪裳么?她还需要云雪裳那张美丽的面皮,给自己重塑一张脸。她抬起手,轻轻地抚在脸上,捉了那么多女子,试了那么多次,都失败了,她没有时间再等下去,这一回她一定要成功,只要她杀了安阳煜,那一位就答应为她换一张绝色的脸来,到那时,聆音宫不仅一统江湖,她更是天下第一美人,世间男儿都要拜倒在自己的脚下……

    想着,不由得轻笑出声来,似乎这一切已经握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“宫主。”

    低唤声从身后响起来,她拧了一下眉,正绮想被人打断的感觉可不好,恼火地转身问道: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来人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轶江月向来独来独往,他说合作……真的可行吗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好?给那个人送信过去,说事快成

    了,让他赶紧准备给本宫主换脸。”

    聆音宫主不耐烦地说道。她从未想到,自己这一回碰到的人居然是大越皇帝安阳煜,更是门震江湖的残月门的门主。而那位俊俏无比的居然是耀国皇帝,人称战神的沈璃尘,他可是天下第一美男啊!可惜了,自己连他的身边都没挨着!还有这个轶江月……世间三大顶尖男子……如果全属于她该多好呀。

    眼中暗光流转了一会儿,便有了一分怨毒的笑容来,没有三个,一个两个也是好的,轶江月这个太邪门,还是招惹不得,这回寻个机会除了最好,沈璃尘反正废了,也无啥用,只有这安阳煜,生得相貌堂堂,英俊潇洒,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,唇角那份坏坏的感觉……就是他了!

    她轻抚了一下脸颊,心中暗自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风雷闪电都回来了,沉默地看着站在院子正中的安阳煜。云雪裳失踪三天了,第一日,他还不急,到了第二日,他便坐不住了,五人刚刚又在附近搜索了一番,又怕云雪裳自己回来了,又匆匆赶回来。

    桌上,饭菜已冷,安阳煜依然沉着脸色,没有要进屋的意思,怔怔地看着门口的方向。

    风和雷对望了一眼,四人之中,他最会说话,遇事都是他上前去劝慰安阳煜。此时,他上前了一步,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主上,夫人吉人自有天相,又机灵聪慧,主上不必太过担心,自己的身子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再聪慧,此时她也只有一个人,我怕她落在邪党手中,至今我们还没摸清邪党的总舵所在,三天,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,那日真不应该和她争执,此时悔也晚了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的声音听上去非常颓废,无精打彩。

    “扑嗵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响,众人转身,只见一只大麻袋从墙外丢进来,重重地跌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电连忙过去,拔剑就割开了麻袋上捆的绳子,里面居然装了一个女子,借着月光,大家看清了,是芬儿!

    几人互相看了看,电一把抓住了芬儿,拔掉了塞在嘴里的布团儿,一剑抵在了她的胸口,厉声说道:

    “说,你是不是奸细?我们夫人被抓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芬儿看向了安阳煜,她的身上还紧紧地绑着绳子,泪流满面,抖得跟风里的落叶一般。可是安阳煜此时没有心情去怜惜她,快步上前去,低声质问道:

    “陈芬,你今日若不说实话,便是你死期!”

    “公子,芬儿追到城外,便被一个老妇人捉住了,醒来之后他们便要芬儿回来带句话给您。”

    芬儿吓得面无人色,身子蜷成一团,抖得更厉害了,拖着哭腔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风追问着她。

    “他说想换回夫人,要公子独自一人于明日子时去松风崖上。”

    芬儿抽泣着说道:

    “他们有很多人,很可怕,公子,芬儿被喂了毒药。”

    风一听,立刻扣住了她的手腕,脸色变了变,向安阳煜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带她下去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低声说道,转身往屋里走去,至少,现在知道她在哪里了!

    几人跟进来,雷上前一步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主上,切莫一人犯险,明日让属下代替主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安阳煜摇了摇头,是他的老婆,怎么能让别人去救?一夜无眠,院子里静得连人的呼吸声都能听得见。

   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